• 红利反水不能提现吗,辉山乳业黯然离场!背后的通病是企业难以支撑的野心
  • 2020-01-08 16:36:52   来源:匿名   热度:379

  • 内容提要:作为海口市和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合作的重大成果,今年7月1日,海口市市域列车正式开行通车。今天上午,市委副书记、市长丁晖在海口与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韦皓一行举行工作会谈,共同研究协商深化合作成果、提升海口市域列车运行水平。...
  • 红利反水不能提现吗,辉山乳业黯然离场!背后的通病是企业难以支撑的野心

    红利反水不能提现吗,12月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称,由12月23日上午9时起,对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该公司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期已暂停买卖,而作为主要掌控人的杨凯,不仅荣光不再,如今还成了老赖。

    黯然离场

    12月23日,辉山乳业的资本市场之路就此终结,这距离辉山乳业集团深陷逾百亿债务危机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如今的结果犹如宿命一般。

    至于取消辉山乳业上市的原因,公告给出这一说法:根据除牌程序,因届满时该公司仍未能递交“符合足够业务运作与资产”的复牌建议。

    谈起复牌,则不得不再次提及辉山乳业的“黑色时刻”。

    2017年3月24日11:30至12:00之间,辉山乳业盘中股价突然直线跳水,总市值由前一日的约377亿港元,跌至不到57亿港元。此后,辉山乳业停牌至今。而其中的导火索,便是债务危机。

    不过,辉山乳业也曾一度被捧上行业神坛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辉山乳业彼时全球发行额达13亿美元,跻身全球消费品公司首次发行前十名,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成为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三甲。

    可以说,其结果是多种原因叠加而致。

    除了2016年12月16日及17日,做空机构浑水接连发布的两篇报告,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2017年3月,辉山乳业因故无法向债券行还本付息的消息不胫而走,随后其股价暴跌,彼时对辉山乳业来说,无疑是惊魂一日,随后公司紧急停牌。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梳理发现,股价“雪崩”后,辽宁政府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主要讨论的便是辉山乳业的债务问题。

    据了解,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包括国开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中信银行等23家银行以及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涉及金融债权在120亿-13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期间辉山乳业也进行过自救。2017年12月,辉山乳业启动破产重整程序,对公司旗下附属公司申请破产重整。

    现在看来效果也不尽如人意。

    难以支撑的野心

    从停牌到破产,再到最终的退市,盲目扩张是锁住其喉的利器。

    公开资料显示,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是辽宁沈阳老牌乳企,前身为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国有企业。

    2002年,时年45岁的杨凯,开始了辉山乳业的经营管理和战略规划,开创了“自营牧场”模式。

    曾经的杨凯也因为辉山乳业一度成为商界传奇。2015年,杨凯凭借140亿元的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上的沈阳首富。次年,杨凯则以260亿元身家,跻身胡润榜第66位,一度成为辽宁首富。

    不过,当时的辉山乳业似乎已经有衰落的迹象。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梳理发现,2015年辉山乳业的净利润为6.60亿元,同比下降23.98%,总负债170.87亿元,同比上浮58.53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40.52亿元。而据可接近的数据,辉山乳业自2010年以来,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值。

    这似乎与辉山乳业的发展理念有关。

    根据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的战略计划,中国奶业改革必须坚持全产业链模式,从源头开始保证中国奶业的食品安全和产品品质。

    但随着全产业链理念的不断推进,辉山乳业的负债额也一路攀升。数据显示,2013-2016年,辉山乳业的总负债分别达46.28亿元、78.25亿元、106.49亿元、170.87亿元。

    现在看来,辉山乳业的陨落,是因为企业在实力无法匹配的情况下,一味贪图大而全,导致投资过大,出现资金链断层,再有就是,辉山乳业还极力融资攻非主业,结果在自己非强项领域消耗过多的成本,却也无法获取其中红利。

    大企业通病

    企业追求大而全,是诸多企业存在的通病,这一点,可以从一众被冠以“老赖”称号的企业家身上得以佐证。

    商界大佬朱新礼41亿资产被冻结,再一次沦落为被限制消费的“老赖”。据悉,其所创办的汇源果汁目前面临负债百亿、高管集体离职、退市等风险,如果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将被启动退市程序。

    此外,朱新礼2018还是胡润百富榜上35亿元身家的富豪,如今却要面对卖身无门的企业;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随着手机业务的剥离和tnt、聊天宝等产品的败走,他本人成负债10亿成老赖,并于今年9月收到限制消费令;11月份,富二代王思聪因负债1.5亿成为“老赖”,同样被限制消费……

    具体而言,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的负债已达114.02亿元人民币,其中83.51亿元人民币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获得的借款,再有就是,从2011年起,汇源果汁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

    停牌后,汇源再也没有对外披露业绩,但其中的不易,无疑会激起外界的遐想与猜测。

    曾有分析师这样评价,汇源扩张的速度很快,造成了较大的现金流压力——中间多年现金流一度是负值。

    至于锤子科技,短短几年,便广泛地进入了手机、笔记本、净化器、tnt、软硬生态等领域,它似乎想介入各个层面,并全部试图与巨头抗衡。但对锤子科技而言,这并非易事,在竞争异常激烈的手机市场中,作为后起之秀的锤子想异军突起,其难度可想而知。

    再有就是,玻璃大王曹德旺曾提到企业负债的问题,他表示,如果企业负债过高可以变卖一部分资产,如果还不行,就再卖一部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吴浩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 Copyright 2018-2019 sfmaddash.com eb娱乐平台 Inc. All Rights Reserved.